最新完结小说穿成七零炮灰后,空间助我逆袭了秦思敏静芳_穿成七零炮灰后,空间助我逆袭了秦思敏静芳完本小说大全 - 常乐号 最新完结小说穿成七零炮灰后,空间助我逆袭了秦思敏静芳_穿成七零炮灰后,空间助我逆袭了秦思敏静芳完本小说大全 最新完结小说穿成七零炮灰后,空间助我逆袭了秦思敏静芳_穿成七零炮灰后,空间助我逆袭了秦思敏静芳完本小说大全

常乐号

最新完结小说穿成七零炮灰后,空间助我逆袭了秦思敏静芳_穿成七零炮灰后,空间助我逆袭了秦思敏静芳完本小说大全

最新完结小说穿成七零炮灰后,空间助我逆袭了秦思敏静芳_穿成七零炮灰后,空间助我逆袭了秦思敏静芳完本小说大全

穿成七零炮灰后,空间助我逆袭了

主角是秦思敏静芳的精选古代言情《穿成七零炮灰后,空间助我逆袭了》,小说作者是“落日生”,书中精彩内容是:她趁白珍娥做饭的时候,用意念在空间里拿出一包桃酥,一罐雪花膏和一盒大前门香烟。拿到后去院里一把塞到了白珍娥手里,说道:“婶子,这段时间真是麻烦你们了,这个你拿着。”“这怎么能行呢,你就在我家住几天,我们怎么能收你这个贵重的东西?”白珍娥急忙拒绝道。“我这还有呢,这是我来的时候从城里带的,不是什么贵重...

在线试读


说完,王永湖看时间也不早了,就先让四个知青去社员家住,他已经跟社员都说好了。

“好了,今天就先到这里吧。时间不早了,大家收拾一下,今晚就搬过去吧。明后两天新知青按照惯例休息两天,你们可以去买点需要的东西。后天正式上工。”

秦思敏被安排在王永江的家里暂住,回去知青宿舍后,其他知青们帮着新知青们把行李搬到了社员家里。

王永江的老婆白珍娥接过秦思敏的行李,热情地邀请她一起吃饭:“秦知青,我二哥说了,有个知青这几天先借住在我家,家里正好做好饭了,你快来一起吃吧。”

“二哥?”

“对,就是咱们的大队长。”

原来是大队长王永湖的弟弟。秦思敏提出这两天拿自己粮吃。

白珍娥一口拒绝了:“这怎么能行,咱们这儿虽然不富裕,但是一口吃的还有的,你来了我家就是我们的客人,这要是传出去还不叫人笑掉大牙。”

秦思敏知道这个年代,谁家都不富裕,人家说是这么说,她也不能真的一直在人家里白吃白喝。

她趁白珍娥做饭的时候,用意念在空间里拿出一包桃酥,一罐雪花膏和一盒大前门香烟。拿到后去院里一把塞到了白珍娥手里,说道:“婶子,这段时间真是麻烦你们了,这个你拿着。”

“这怎么能行呢,你就在我家住几天,我们怎么能收你这个贵重的东西?”白珍娥急忙拒绝道。

“我这还有呢,这是我来的时候从城里带的,不是什么贵重东西。雪花膏你留着擦,桃酥给孩子们吃,烟就给我叔抽,婶子你可千万要收下,你要是不收,我可不好意思在你家住了。”

听到她这么说,白珍娥只好收下了。白珍娥知道人家这是客气的话,在村里这些都是稀罕东西,平常人家都舍不得买的。

雪花膏她还是看知青们刚来的时候有人擦过,再后来就是村里有些家里条件好的、年轻的女娃们会托人去县里买回来,就这还不一定有货呢,她平常哪里敢想呢。

还有桃酥,做桃酥的材料,白面,猪油,鸡蛋,哪个不是稀罕东西呢?何况做的时候里面还放了大量的糖,那更是花钱都难买的好东西。

烟她虽然不懂牌子,但是好赖还是知道的,她男人平常抽的都是自己家卷的旱烟。也就村里的干部偶尔去公社开会的时候,能抽到这种过滤嘴的香烟。

白珍娥心里想着,这秦知青可真是个实诚的娃,既然秦知青这么说了,那就收着吧,也省的人家心里有负担。以后尽力对人家好点就是了。

她把东西收起来,说:“那婶子就谢谢你了,你快去炕上坐着准备吃饭吧。马上就好。”

听着白珍娥的语气都变得轻快起来,秦思敏心想,这个礼算是送对了,毕竟,哪个女人能不爱美呢。

桃酥是她出发前买的,至于雪花膏和香烟,是她帮赵大富“搬家”的时候发现的。

饭做好后,秦思敏跟王永江全家坐在一起吃饭。王永江家有六口人,目前家里有四个孩子。

最大的儿子在镇上上初中,平常住校不回来,只有星期六日才回来。二儿子今年10岁,最小的俩双胞胎闺女今年7岁,三人都在村里上小学。

在吃饭的时候,秦思敏打听了很多关于王家塬的事情,经过刚刚在厨房的交流,白珍娥现在跟秦思敏熟络得很,秦思敏问啥她答啥。

从今晚的对话中,秦思敏得知很多王家塬大队的八卦,她注意到了其中一个重要信息。

队里现在是有闲置的窑洞的,上个月队里的老光棍吴大爷去世了,吴大爷是村里的五保户,住的房子是属于村集体的,吴大爷也没有后代,他去世后这两孔窑就由队里收回了。

但是吴大爷之前住的窑由于年久失修,已经成了危房,最近又下了两场大雨,随时有倒塌的危险。

而且在半山坡上,离得队里人聚居的地方比较远,吴大爷去世后社员都传那窑洞里闹鬼,所以一直没有人敢靠近。

秦思敏心想,这也许就是下午在开会的时候,王大队长没有提到这个房子的原因,毕竟这个窑洞听起来确实没法儿住人。

她把主意打到了这两孔窑上面。年久失修没事啊,队里没有钱修,她可以修。

至于闹鬼?笑话,她从小就是接触的唯物主义理论,还怕一个区区闹鬼吗?要知道她上辈子最喜欢看的就是恐怖片。

很快到了晚上睡觉时间,王永江夫妻俩商量起了让秦思敏住在哪里。

王永江家有四孔窑洞,王永江夫妻俩就住在东屋,平常做饭的灶台也在他们屋,这样冬天做饭顺便就能取暖。夏天的时候他们就在院子里垒个灶台做饭。

他们的俩儿子住在中间那屋,平常大儿子去上学的时候就只有小儿子川川一个人住。双胞胎闺女则住在最西边的窑洞里。

他们一开始本来是打算让秦思敏跟双胞胎挤一挤的,这样其他人都不用挪动了。

但是秦思敏提起自己晚上有说梦话的习惯,有时候甚至会梦游,见过的人都说样子挺吓人的。

姐妹俩本来前段时间就被吴大爷去世后闹鬼的消息吓着了,如今被秦思敏描述的更是不敢跟她一起睡了。

最后几人决定让川川暂时先搬到东屋跟爸妈一起住。大儿子周六日回来的时候可以在爸妈那屋挤一挤。剩下的那个屋腾出来给秦思敏住。

***

晚上,王永江看到自己媳妇儿正美滋滋地在镜子前擦雪花膏,疑惑地问道:“这东西哪儿来的呀?”

“小秦送我的。”

“你怎么能随便收人家的东西呢?”

“小秦非要送我,不然她在咱家住着吃饭也不自在,大不了咱们以后多帮助她。”

“我说呢,你小秦小秦叫的那么亲热。一罐雪花膏就把你收买了?”

“哦对了,秦知青还送了孩子们一盒桃酥,送了你一盒大前门牌香烟。”

王永江:“大前门?在哪儿呢?你怎么不早说?你别说,秦知青人还怪好的嘞~”

白珍娥:……
小说《穿成七零炮灰后,空间助我逆袭了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>>>阅读全文<<<